四花肉1998

头像是黑璟樱太太的图,侵删。

【薛晓】我的心上人是个盖世英雄【萌系甜文BE向】

       薛洋敛了敛眉间戾气,堪堪收了降灾——他的身后,是整片被砍去了大半枝条的树木——连那被砍折断了的枝干上也附了些许黑色的戾气,叫人看了惶恐。他负剑上身,几个腾跃就往山下跑。几个零星不成章的念头在他脑里划过——晓星尘该醒了,今日又是他的生辰。指不定那道长赠他什么。这样想着,他就又跑快几分,这回眉间戾气却是切实散了个干净,连他厌憎的那个破旧的寄宿地也让他欢喜起来。他从荷包里掏出了他昨晚用降灾劈开,还剩最后一小块的饴糖,含在嘴里。
       这块饴糖化完的时候,我刚好到家。他这样想。
      
       在离屋子还有数百尺的时候,他就看到炊烟从那房子的烟囱里冒出来——晓星尘的确起来了。他放慢了脚步,想着要怎样对道长讲——他开始后悔自己没顺道把那为泄愤砍下的树枝捎来了——带着些微的恼恨,复又收拾好心情。嘴里的糖还剩下最后一丝甜味。他咽了口唾沫,闯进屋子。道长果然是站在灶前,听得他回来,轻声责备道:“轻点声,阿箐还在睡。”转过头来的时候脸上却带着丝笑意。蒙了白布的眼正对着他:“你去哪儿了?”
       听得这句话,他心中先前的对阿箐的恶意才要消散一些,凑过去道:“去外面玩了会儿——道长且别这么担心阿箐,左右小丫头片子,怎么吵也不会醒来的。”又极熟稔地拉过晓星尘,掸了掸他白袍前襟上的灶灰:“道长,怎么生火还是这般不小心?”克制了下,终究又忍不住先前那妒意,凑到晓星尘耳边道:“道长该不是在等着我帮你掸灰罢。”他挑挑嘴角,嘴角勾了抹诡异的弧度看着晓星尘平素死板此刻却红得如血玉一般的脸,心里欢畅极了。顺手拿了碗盛了粥,就着旁边摆的一小碟酱菜吃起来,眼睛却是一刻不肯离了他的道长的。要不要换个地方夜猎呢?他暗暗想,最终还是想着,推到自己生日以后。

       ——我的心上人是个盖世英雄,今天早上我第一个喝了他熬的粥。他这样想。
       晓星尘慢慢摸索着走出了厨房叫醒阿箐,然后走出门去。他在道长背后看着,忽而问:“你干什么去?”
       晓星尘道:“家里菜不多了,我去买。”
       薛洋恨恨摘了根草叶噙在口中,在图上比划了下今晚要去夜猎的地方,心想,晓星尘果然又没记住我生辰。
  
       天光已微亮了,打在他蒙了白布的双眼上。他依旧做着他的大梦,紧了紧怀里的霜华和锁灵囊。

       申时,晓星尘才慢慢回来,进了厨房不知在做些什么。薛洋细嗅了香味,揉了揉腹部,开始打扫房间。
       我已经这么听话了——如果,如果道长还是不记得我的生辰,我干脆就让他在义庄里夜猎了。
       他的眼球逐渐布满血丝,又想,如果晓星尘不记得了,如果他不记得了——
       可他能做什么呢?

       他睡得有些不安稳,侧了身子挣动眼球,可仍然是没有醒。

       他想着——那我就把道长做成走尸吧,这样他就只听我的了。我要带着道长,我要带着道长走遍天下,再也不用带上阿箐那个小丫头片子了。道长会护着我,他是我一个人的了。想到这里他唇角就牵出一个笑意,转瞬即逝,他盯着厨房看。

       天更亮了,打在他的睫毛下,照出一片阴影。复又落在他脸上,使他更像他了——霁月光风,高洁明朗。

       晓星尘从厨房里出来了。那个总是身上穿着白袍的道长前襟上依然粘着一片他熟悉的灶灰。那个人影的手里捧着一碗面,端到他面前,右手递给他一双筷子。
       他的眼里什么也就看不见了,只剩了那个人和他手里的长寿面。接了筷子,他撩了一筷面就要送进嘴里。
       ——我的心上人是个盖世英雄,他还会下长寿面给我。

       天光终于大亮,不知唤醒了多少人的梦魇。他蜷在床板上,一手里还攥着一个发黑了的糖,而另一只伸在空中的手终于顺着床板垂下,抱紧了怀里的霜华和锁灵囊,像是端着那碗面一样的小心。
   
       ——可他没能吃到那碗寿面,也没再见到他的心上人。
       

捉虫捉虫。

我跟我三次元的朋友说我站双道长,但第一次看的时候,其实我已被薛洋吸引了。就像看到一个不甚完整的极端的我,由不得我不扑火。

就像我文里的薛洋凭他的直觉感受到的一样,我心里再清楚不过,囚禁而得的爱人,不过是躯壳。我清楚薛洋的未来就像清楚我的未来一样——在日日夜夜的想望中渐渐自以为消磨了爱意,一日日更绝望也更变态,抱着仅剩的一点痕迹仿佛留住了所有年华。

而之所以说我站双道长,是因为我老了,经不得虐。而薛晓无HE,这是道义。
最后还是没忍住写了薛晓。在一众“你是变态吗居然写自己不萌的cp”的眼光下让她们帮我核对了几遍。
没救了。

评论(16)

热度(41)